首页 » 生活点滴 » 正文

网络民工的不易

说“中国的互联网是一座金字塔,整座塔是靠最底层的一大群“网络民工”支撑起来,一点也不为过。数以十万计的独立论坛、博客,以及密密麻麻的爱好者社区,共同构成了中国互联网的生态环境。而说这些人为网络民工,其实还稍有“拔高”之意:一个工地民工的工资少说也有几千块,而网络民工呢?!恐怕单靠网络能月入几千的,不在多数吧?!所以基于这种现状,大部分网络民工的“生存周期”都是很短暂的,即使有些人辉煌过,但终究还是在大的社会环境下“被陨落”!

以我做例,2001年高中毕业,被课本压弯腰背的我在进入大学的第一个学期,就对网络和计算机构成的互联网产生了浓厚兴趣。大学生活是相当地无拘无束,整天泡在计算机房也是常有的事,在大四那年(2004年底),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几个兴趣相投的朋友,他们的专业是经济与对外贸易,他们的想法是搞一个类似于当时淘宝那样的站,但不会跟淘宝一样做大做全。因为他们老家盛产“丝网”的缘故,同时却没有任何一家企业有自己的网络推广开发,所以他们的想法就是做一个专门为当地丝网企业推广产品的网络项目,同时配上英文页面,做国内外的推广服务。恰好我当时懂一些web开发的东西,所以我们这几个人就组合到了一起。

当时除了网站本身外,几乎一切都已备齐:业务员、技术员、会计,甚至就连在当地有各种背景的朋友都拉了来一起开发这个板块。2005年毕业之后,我干脆以“出外实习”为借口拒绝回家,并与这几个朋友一起到了石家庄,在当地找了家门面,还凑了5万元钱,信心饱满地踏上了“征服互联网”的征程。

从2004年底开始,到2006年初结束,在近一年半时间里,我们的发展还不算慢,人员从开始的6个人,发展到10个;资金总数从当初投进来的5万,增加到后来的6万多,也就是说净利润是一万多块钱!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小的进步和鼓舞。不过最终我们的项目被毁于一旦,说到它的结束,真是感慨良多:从05年下半年开始,就陆续有家长招呼各自以经毕业小半年的“独子”放弃这不稳定、看不清前景的所谓互联网项目,要求我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因为家里已经为之找好了“稳定”工作、铁饭碗!一开始谁也没打退堂鼓,但最终在家长们的各种威逼利诱手段下,乖乖缴了枪械。到06年过年之前,我们已全部撤退,每人拿着分到了几千块“路费”,做了鸟兽散!至此一个很有前途的互联网项目灰飞烟灭!

其实也可以说这就是上个十年,国内互联网大发展时期千千万万个网络团体命运的缩影:中国的年轻人与西方国家的同龄人比,无论在智商还是能力上都不相上下,但唯一阻碍他们发展的就是这身处其中的社会!我们的社会僵化而固执的传统思路彻底封堵了一部分年轻人的闯荡之路,取而代之的是各种铁饭碗、好工作!

上一辈人的思想意识基本定格在了50~70年代,他们对互联网的理解还停留在与“铁饭碗”做对比的角度上,现实情况中,很多地好点子、好创造都是在“业余”或“隐蔽”状态下产生的,一旦生存状态被上一辈人所指导、所引导,那么创意所需要的生存土壤就彻底被泯灭了。

说到这,我又想起了06年参加工作后的写博历程,那时候我的互联网之梦还没有彻底泯灭,工作之余还抽空设计一些前台页面和Logo卖于我们当地的web制作公司,期间在网络上也结交了不少站长。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这些站长大部分都没了踪影,站点也被丢弃,偶尔在QQ上遇到,谈及状况,很多人都“有了”或者“被有了”工作,这当中许多人曾经开发了优秀的Wordpress插件、皮肤以及各种互联网应用,但他们中大部分最终都迫于生存压力改了行!

互联网民工们,是支撑起中国互联网的脊梁,由小变大,他们本该成长为中国的facebooke或者twitter,但艰难的生存之路熄灭了他们的梦想烛光,这真是中国互联网的悲哀、中国社会的悲哀!

本文链接地址: 网络民工的不易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技安后院

No tags for this post.

发表评论